空虛如蛇

空虛如蛇

湖北一張報紙最近報道瞭武漢城中村拆遷戶的生活狀況調查,那些一夜暴富的村民往往賭博、吸毒、酗酒、放高利貸,沒幾天就敗傢瞭。我並不新奇,許多年前,深圳的城中村早已上演這一幕瞭。區別或許在於,在深圳,當敗傢子可以當得久一些,因為土地更值錢,而武漢的那些拆遷戶一般隻能拿到一百多萬——我實在想不出這有什麼好揮霍的,在城市裡買套普通的房裝修一下,好像就沒什麼餘糧瞭。至於吸毒,我認為人生最大的悲劇是,你昨晚剛學會瞭吸白粉,今天忽然發現補償款花完瞭。

據說突如其來的財富會令人精神空虛。我能想象到的唯一橫財,隻有彩票。某天幼齒看到一則新聞,她的老傢湛江有人買彩票中瞭1.6億,晚飯聊起這事時我們同時陷入瞭沉思:倘若我們中瞭這筆錢,該如何應對?首先肯定是寫辭職信,一式兩份,不過身為億萬富翁還去辭職也太屌絲瞭,我們應該連夜買輛勞斯萊斯,翌日開到單位樓下,用顫抖的雙手握著高音喇叭喊話:我再也不來上班啦,幫我把桌面沒吃的兩桶方便面扔下來。隨後當然是去買別墅,獨棟的,花園要夠大方便以後種菜。再往後,我想不起該幹什麼瞭,唯有每天摳腳丫曬太陽瞭。

我活瞭快40年,如今發現自己正處於最空虛的年代。我剛出生的70年代,大人們晚上經常開會批林批孔,講階級鬥爭,精神生活充盈得很;80年代,滿天飄浮著理想主義,窗子打開瞭,我們貪婪地看風景;90年代,視理想為狗屎,全民掙錢,也算死瞭原配來瞭小妾;過去十年拜經濟高速增長之賜,每天忙著做房奴炒房產行房事,忙得沒時間空虛;如今藍天白雲沒瞭,綠水青山沒瞭,整天吸毒氣喝毒水嚼毒物,倏然就虛無起來。

空虛是一尾慵懶的蛇,臥在每一個時代的陰暗屋梁上。不同的人生階段,大抵有不同的無聊。讀書時覺得長眠課桌最無聊,單身時覺得漆黑長夜最無聊,中年時光呼嘯而來,又覺得重負之下瞭無生趣。

有一夜,我正在電腦前苦逼地憋文案,QQ不停閃爍。此時忽然收到兩則微博私信,一則是初中時的美女班長,她剛跟丈夫遷居洛杉磯,二十多年前的黃毛丫頭邀請我有空去舉辦過奧運會的地方玩玩;一則是剛做新聞時同部門的同事,他移民亞特蘭大多年,十多年前的老哥們邀請我去舉辦過奧運會的地方玩玩,順便去加勒比海的賭船上試試手氣。我忽然淒涼地想起自己幾十年何其失敗,默默地關掉電腦,再也不寫什麼鳥文案。

慎獨究竟什麼意思
蝴蝶的種子
楊木根與小鳳

E-glips 極細粉嫩蘋果光粉餅 8g 男啞鈴網眼運動襪 Too Cool For School 天然顏料腮紅膏9g
ARITAUM Wannabe Cushion Tint 雙頭保濕唇頰筆/咬唇筆 1.8g / No.19 想你 Candy 耀 護唇萬用膏 15mL So Q 水極致持妝保濕乳 30g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