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,是一件大衣

愛情,宛如浸泡在溫泉中,頭腦是清涼的,而身子卻是暖暖的,緩緩地隨著柔波蕩漾、蕩漾,宛如一尾魚,張開瞭所有的毛孔,漸漸地沉醉在溫暖裡,放松在寒風裡。

小透第一次有觸電的感覺,是在一輛綠漆的老式列車中,他們全班去一個偏僻的小鎮實習,路程得花去一天一夜,原先列車很擠,但到瞭日暮十分,乘客一個接一個都下車瞭,留下瞭一排排空空如也的綠皮硬座,同學們頓時興奮起來,一窩蜂地奔去搶座,等小透反應過來,座位已經被搶占一空,小透隻得找個角落呆呆地坐著,看著別的同學,舒舒服服地躺在座椅上睡大覺,小透的心感到一絲微涼。

夜幕漸漸降臨,火車駛進無人的山區,列車內主燈已經熄滅,隻留下一排微弱的行道燈,襯托得小透更加落寞,窗外黑壓壓一片,隻能微察山峰嶙峋的輪廓和幾點暗淡的孤星,凜冽的寒風透過窗戶縫吹進來,凍得小透直打哆嗦,小透把羽絨服的帽子戴上,包住裸露的頭部,兩隻手夾在腋下,靜悄悄地睡著瞭,直到凌晨2點多,小透感到手腳冰涼,才微微睜開迷離的眼睛,強打起精神,望瞭望昏暗的車廂和睡得橫七豎八的同學,微微嘆瞭口氣,緩緩站起酸麻的雙腿,長長地打瞭一個哈氣,伸瞭一個大大的懶腰,才稍稍感覺舒服些,小透實在不想再窩在此處,就晃晃悠悠地向別的車廂移動,希望能找個空的座位,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覺。

火車哐哐哐地緩緩移動著,小透隨著火車的搖擺一路向火車頭的方向走去,座位上都躺著人,有一些上瞭年紀的叔叔阿姨,也有些稍顯稚氣的青年男女,在小透幾乎絕望時,看見瞭本班同學阿凱,他一個人倚著火車內壁,抽著煙,小小的眼睛在煙霧中顯得越發迷離,小透走到阿凱身邊,好奇而小聲地問道:你怎麼還不睡呀。阿凱說:睡不著,你怎麼還到處溜達呢?沒找到地方睡嗎?小透不好意思地說道:是呀,都被他們捷足先登瞭。阿凱立刻站起來說道:你睡我這裡吧,女孩子熬夜會變老的,我站站就好,反正也睡不著。小透拗不過阿凱的堅持,就倒在椅子上睡著瞭。

在夢中,小透感到透心的涼,一陣陣刺骨的寒風,侵襲著小透的身子,仿佛掉進瞭白茫茫的雪堆中,雪漸漸成冰,一點點把小透冰封。在半睡半醒中,小透忽然感到有一股從上而下的暖流覆蓋瞭她的整個身子,從脖子到腳踝都被暖流所包裹,那種溫暖實在太奇妙瞭,小透此生從未體驗過,像被和煦的陽光照射,又仿佛置身在暖暖的懷抱中。

第二天,在晨曦的呼喚下,小透漸漸從夢中醒來,發現一件黑色大衣正披在自己的身上,小透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是它給瞭自己一生難忘的溫暖感受,不一會阿凱回來瞭,他被凍得嘴唇都有些發紫,小透不好意思地把大衣遞給瞭阿凱,說瞭聲:謝謝,就匆匆返回自己的車廂,找朋友們聊天去瞭。

實習過後的第三年,小透依偎在阿凱的大衣裡,坐著透風的綠皮車回哈爾濱過年,小透又一次感受到那種浸泡在溫泉中的溫暖,她的耳朵緊貼著阿凱厚實的胸脯,一陣陣心跳聲震動著小透的耳膜,小透緊緊地抱著這個喚作丈夫的男人,一點點蕩進回憶中,她明白正是因為那次在寒風中阿凱的舍衣相助,才讓小透從此愛上瞭這個小眼睛的木訥男孩,阿凱曾多次問小透選擇他的原因,但她從來不說,隻說這是屬於自己的小秘密。

寒風呼啦啦地刮著,鵝毛般的大雪,把整個世界都染成瞭白色,兔子為瞭取暖抱成瞭一團,蟾蜍為瞭過冬把自己埋在土中,小鳥為瞭避寒逃去瞭南方,而小透被阿凱裹在厚厚的大衣裡,做著溫暖的夢,抵禦一生的咧咧寒風。

被記住也是一種美麗
被餓死的一個懶孩子
此去檻外,不與紅塵說

寶貝樂 夢幻快車豪華兒童床組附高密度天然乳膠床墊(大)-藍色(BGRB01BA01) 喜羊羊圈枕(粉) 新加坡Spinkie蝴蝶枕-粉紅普普
美國Diono 手推車置物杯袋 欣康 Syncon 多功能換向手推車(2色) 小獅王辛巴 有機棉乳膠塑型枕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